您所在位置:首页 企业 信息资讯 正文

神医归来陈风柳婉小说免费

字号: 2020-08-12 12:04 来源:头条新闻网

核心提示:【爆款推荐】【神医归来】最新_小说排行榜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热门推荐(神医归来)微信搜索公众号(落笔品读)回复154阅读全文内容。

【爆款推荐】【神医归来】最新_小说排行榜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热门推荐(神医归来)微信搜索公众号(落笔品读)回复154阅读全文内容。

【神医归来】未删减版已有

免费试读:

“曦曦,你别走!”     此刻,周凯也大步走到了门口。     仗着酒劲,拉住了杨若曦的手腕:“你家那个傻子,根本就配不上你,和他离婚吧,我会让你做江城最幸福的女人的!”     “周凯你....”     杨若曦又气又恼,即便自己再不喜欢家里的傻子老公,但自己也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只要一天是秦一飞的妻子,就一天不会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     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老公就站在门口,场面极度的尴尬。     秦飞一时间,有些摸不清杨若曦和周凯之间的关系,难道她给“一飞兄”带了原谅帽?     不过,只要是个男人,都容忍不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拉着自己妻子的手腕。     更何况,秦飞这个杀神呢?     淡淡的看了周凯一眼,亮晶晶的眼睛,透着几分锐利:“松手,不然,你死定了!”     “我草,你他妈一个傻子,竟然敢威胁老子。你怎么不上天呢!”周凯在江城,一向嚣张惯了。     直接抬腿,就朝着秦飞踹去。     “周凯,你干嘛!”     杨若曦想要阻拦,却来不及了。     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本来有点残疾的傻子老公,竟然还反踹了一脚回去。     只听见砰的一声,周凯就实实在在的挨了一脚,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我他妈弄死你!”     周凯脸色涨得通红,自己竟然被一个傻子给打了,这要传出去,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像是疯狗一般咆哮着,拔出了后腰的配枪,指指点点的:“你他妈找死是不是,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周队长,你冷静一点.....”     “周队长,你喝多了,我们送你回去!”     “是啊,周队长,别和一个傻子犯浑,杀了他你的前途也完了!”     警局的同事,七手八脚的按住了周凯,把他给拉出了包厢。     不然,周凯要真用警枪杀人的话,他们都有连带责任的。     直到一群人把周凯塞进了电梯,一场闹剧,似乎才渐渐平息下来。     杨若曦的脸色很不好看,自己这个傻子老公,干其他的事情不行,给自己找麻烦倒是挺厉害的。     环抱着胳膊,挤压得胸口,浮现出一抹惊心动魄的曲线。紧紧的拧着柳眉:“秦一飞,你闹够了没有,知不知道,周凯的父亲是谁?”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只是一个傻子。叫你过来,就是一个错误!”     杨若曦自嘲的捋了下耳边的秀发,和秦飞直接擦肩而过。     “等等....”     秦飞叫住了杨若曦。     “你还想干什么?是不是没钱了?给你!”     杨若曦从包包里摸出一叠钱,直接砸在了秦飞的脸上,随后一甩秀发,踩着高跟鞋叮叮的走进了电梯。     走廊上的一些客人,见到这一幕,都露出了嘲讽的目光:“我擦,又是一个吃软饭的!”     “嘘,这两人我都认识。一个是江城第一美女,一个是她的傻子老公,真不知道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让这么一朵水灵的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嘿嘿,也许人家器大活好呢?”     有人邪恶的附和说道。     秦飞根本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些人一眼,弯下腰把钞票一张张捡了起来,才慢吞吞的朝着楼下走去。     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桀骜的弧度,这带刺的美娇娘很有挑战性啊。     不过,我喜欢。     来到街上后,秦飞正准备拦出租车回家,一辆黑色吉普却开了过来。     窗户降下,露出杨若曦冷冰冰的俏脸:“上车。”     “谢谢!”秦飞麻利的坐进了副驾。     “你...”     杨若曦本来想让秦飞坐后排的,不过见他已经悠哉悠哉的闭上了眼睛,气得牙龈都痒痒的,一脚油门,吉普便冲了出去。     再说周凯,怒气冲冲的回到家里之后,对着沙发上一个正在看报纸的中年男子嚷嚷说道:“爸,我被人打了。”     “谁打的?”中年男子放下了报纸,淡淡的问道。     “杨若曦的老公,一个人尽皆知的傻子,不知道发什么疯,踹了我一脚。”周凯撩起衬衣,肚皮上有一个明显的皮鞋印。     “那你想怎么办?”中年男子撇了一眼儿子的肚皮,平静的问道。     “把杨若曦调去户籍科吧,到时候她肯定会来求我的。我和哥们打赌了,一个月把她弄上床。我不能输,我不相信我比不过一个傻子。”周凯捏着拳头,恨恨的说道。     “恐怕不行,她父亲虽然快退了,但关系网还在。这样,我把清水湾别墅那件杀人案,交给她来侦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干的。稍微让她吃点苦头就行了。”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好吧,爸!”     周凯见父亲都这样说了,只能悻悻的上楼洗“陈先生,我们之前态度确实有所不佳,在此我向你道歉!另外林浩如有冒犯,我也替他向你认个错!”     林老五刻意放低姿态,一脸陈恳,接着看向秦老。     “秦老医生,我想知道之前林浩邀请你们时发生了什么?”     秦老看了林浩一眼,没有隐瞒什么,将情况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林浩在一旁脸色变了又变,几次想张口辩解,但对方说的都是事实,他根本无从辩解。     “妈,你看……”     林老五就知道有情况,目光不由落在了林老太太身上。     林老太太瞪了林浩一眼,喝道:“向陈小先生道歉!”     “奶奶,我……”林浩很不情愿。     “道歉!”     见老太太有要发火的趋势,林浩只好忍着怒火,面朝陈风低下头:“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对,请原谅!”     “陈小先生,现在可以了吗?”林老太太面无表情,沉声道:“只要陈小先生能治好我家老头子,我老太婆也愿意为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     “陈风,如果你能帮的上忙,就帮一下老人家吧!”旁边的李佳佳忍不住劝道。     话说到这份上,陈风也不再坚持,瞥了林浩和林老太太一眼。     “你们记住,我回去不是因为你们,而是做不到见死不救!”     林老太太脸色一僵,有些羞恼,但却什么都不敢多说。     ……     楼上病房中!     郭怀仁垂首站在病床前,看着七窍溢血不断,气息近乎全无的林老爷子,脸色煞白,浑身都在哆嗦。     陈风进去后径直来到病床前,打开秦老早就准备好的银针包,探手取出两根,冲病人屈指一弹!     一根刺进眉心,一根扎入胸口!     紧接着,陈风伸出手掌,以推拿之势,按向病人腹部!     “等等!”     就在这时,郭怀仁突然开口!     “你不让我推拿,自己却这样做,如果林老爷子再有什么异常,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他正愁没地方推责任呢,陈风这一来,倒是正好!     “你这种人,竟然能与秦老齐名,真是奇迹!”     陈风淡淡瞥了他一眼,手上动作未停,准确的落在了林老爷子腹部。     郭怀仁好歹地位尊崇,声名赫赫,被陈风眼中那一抹不屑气的直欲吐血。     “小子,你辱人太甚,今天你若能治好老爷子,我老头子给你下跪磕头道歉都行,但你若治不好,哼……”     “没错!”林老太太看着陈风的动作,眉头紧皱:“之前的话我只说了一半,你能治好老头子我向你道歉,但万一出了问题,可就别怪我老太婆不讲理了!”     “好!”     陈风面露嘲弄之色,手掌微微用力,以病人小腹为中心,向外扩散性推拿起来。     郭怀仁似乎不放心,为了收集陈风失误的证据,直接打开手机视频,紧紧凑上录制起来。     这期间,整个病房的气氛显得无比紧张,近乎陷入凝固。     随着陈风的推拿,林老爷子那异常的脸色竟然肉眼可见的迅速恢复过来,呼吸和心跳也逐渐变的均匀沉稳。     片刻之后,林老爷子脸色突然急剧潮红,身体颤了颤,猛的坐起身来,张口喷出一大股暗红污血。     郭怀仁正好伸着脑袋在录像,猝不及防下,被喷的满头满脸都是。     下一刻,林老爷子长长吐了口浊气,睁开了眼睛。     “快看,爷爷醒了!”     “老爷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真是上苍保佑啊!老爷身为林家脊梁,命格大富大贵,就知道会度过难关的!”     ……     见林家众人一窝蜂的要围上来,陈风皱了皱眉,挥手将银针取回。     “林老爷子虽然醒来,病根却还尚留几分,需再治疗一次方可痊愈!不然的话,每天正午子夜,老爷子都会承受一番非人的痛苦!”     听到这话,林家众人的喜悦,顿时消减大半!     “那你直接把爷爷治好不就行了?”林浩本就对陈风心怀恨意,此刻抓住话柄,冷哼道:“故意留个病根,恐怕是想以此为要挟,有所图谋吧?”     “那行!你就去另请高明吧!”     陈风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漠然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又顿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郭怀仁。     “记住你的话,欠我一跪一磕头!”     郭怀仁满脸污血,狼狈到了极点,此刻听到陈风的话,身躯一颤,顿时僵立当场。     其他人见陈风就这么说走就走了,连后续治疗的方案都没留下,一个个顿时有些心慌,愤怒的瞪向了林浩。     “畜生!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林二爷看着自己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抬手给了他一耳光。去了。     此刻,杨若曦和秦飞也回到了家中。     平日里很少过来的岳母,李梅芳坐在沙发上,风韵犹存的脸上,看向秦飞的时候带着几分漠然。     “曦曦,我给你煮了面,在厨房里。还有,工资发了吧,转给我,你爸后天去医院检查。”李梅芳看向自己女儿的时候,脸色才稍微缓和一些。     虽然,自己老公和女儿都是警察,但是父女俩都一个德行,廉政清明,刚正不阿。     每个月都拿一点死工资吃饭。     要不是李梅芳家里,条件还算不错,可能这栋别墅都买不起。     加上杨国明以前受过伤,一直没有痊愈,每个月看病得花不少钱,让杨家在亲戚朋友中,算是过得比较拮据的。     要是,自己的女儿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样,找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就好了。     自己也不会每隔几个月,都为药费发愁了。     想到这里,李梅芳看向秦飞的眼神,更加的厌恶。     一个啥也不是的傻子,恐怕一辈子都指望不上了。     “妈...我明天给你钱吧,我去单位预支一些。”杨若曦微微咬着嘴唇,不好意思说,刚才在会所里面,为了撒气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砸秦飞身上了。     自己,总不至于找秦飞把钱要回来吧。     “预支....预支....你每个月就那么几千块还得预支?”     李梅芳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指着女儿的鼻子:“你能不能,不学你那迂腐的老爸?和这个傻子把婚离了又怎么样?凭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妈,我....”杨若曦委屈的撇着嘴。     “还有你,别杵在这里碍眼,滚一边去!”李梅芳又冲着秦飞大发雷霆。

“曦曦,你别走!”    此刻,周凯也大步走到了门口。    仗着酒劲,拉住了杨若曦的手腕:“你家那个傻子,根本就配不上你,和他离婚吧,我会让你做江城最幸福的女人的!”    “周凯你....”    杨若曦又气又恼,即便自己再不喜欢家里的傻子老公,但自己也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只要一天是秦一飞的妻子,就一天不会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    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老公就站在门口,场面极度的尴尬。    秦飞一时间,有些摸不清杨若曦和周凯之间的关系,难道她给“一飞兄”带了原谅帽?    不过,只要是个男人,都容忍不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拉着自己妻子的手腕。    更何况,秦飞这个杀神呢?    淡淡的看了周凯一眼,亮晶晶的眼睛,透着几分锐利:“松手,不然,你死定了!”    “我草,你他妈一个傻子,竟然敢威胁老子。你怎么不上天呢!”周凯在江城,一向嚣张惯了。    直接抬腿,就朝着秦飞踹去。    “周凯,你干嘛!”    杨若曦想要阻拦,却来不及了。    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本来有点残疾的傻子老公,竟然还反踹了一脚回去。    只听见砰的一声,周凯就实实在在的挨了一脚,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我他妈弄死你!”    周凯脸色涨得通红,自己竟然被一个傻子给打了,这要传出去,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像是疯狗一般咆哮着,拔出了后腰的配枪,指指点点的:“你他妈找死是不是,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周队长,你冷静一点.....”    “周队长,你喝多了,我们送你回去!”    “是啊,周队长,别和一个傻子犯浑,杀了他你的前途也完了!”    警局的同事,七手八脚的按住了周凯,把他给拉出了包厢。    不然,周凯要真用警枪杀人的话,他们都有连带责任的。    直到一群人把周凯塞进了电梯,一场闹剧,似乎才渐渐平息下来。    杨若曦的脸色很不好看,自己这个傻子老公,干其他的事情不行,给自己找麻烦倒是挺厉害的。    环抱着胳膊,挤压得胸口,浮现出一抹惊心动魄的曲线。紧紧的拧着柳眉:“秦一飞,你闹够了没有,知不知道,周凯的父亲是谁?”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只是一个傻子。叫你过来,就是一个错误!”    杨若曦自嘲的捋了下耳边的秀发,和秦飞直接擦肩而过。    “等等....”    秦飞叫住了杨若曦。    “你还想干什么?是不是没钱了?给你!”    杨若曦从包包里摸出一叠钱,直接砸在了秦飞的脸上,随后一甩秀发,踩着高跟鞋叮叮的走进了电梯。    走廊上的一些客人,见到这一幕,都露出了嘲讽的目光:“我擦,又是一个吃软饭的!”    “嘘,这两人我都认识。一个是江城第一美女,一个是她的傻子老公,真不知道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让这么一朵水灵的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嘿嘿,也许人家器大活好呢?”    有人邪恶的附和说道。    秦飞根本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些人一眼,弯下腰把钞票一张张捡了起来,才慢吞吞的朝着楼下走去。    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桀骜的弧度,这带刺的美娇娘很有挑战性啊。    不过,我喜欢。    来到街上后,秦飞正准备拦出租车回家,一辆黑色吉普却开了过来。    窗户降下,露出杨若曦冷冰冰的俏脸:“上车。”    “谢谢!”秦飞麻利的坐进了副驾。    “你...”    杨若曦本来想让秦飞坐后排的,不过见他已经悠哉悠哉的闭上了眼睛,气得牙龈都痒痒的,一脚油门,吉普便冲了出去。    再说周凯,怒气冲冲的回到家里之后,对着沙发上一个正在看报纸的中年男子嚷嚷说道:“爸,我被人打了。”    “谁打的?”中年男子放下了报纸,淡淡的问道。    “杨若曦的老公,一个人尽皆知的傻子,不知道发什么疯,踹了我一脚。”周凯撩起衬衣,肚皮上有一个明显的皮鞋印。    “那你想怎么办?”中年男子撇了一眼儿子的肚皮,平静的问道。    “把杨若曦调去户籍科吧,到时候她肯定会来求我的。我和哥们打赌了,一个月把她弄上床。我不能输,我不相信我比不过一个傻子。”周凯捏着拳头,恨恨的说道。    “恐怕不行,她父亲虽然快退了,但关系网还在。这样,我把清水湾别墅那件杀人案,交给她来侦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干的。稍微让她吃点苦头就行了。”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好吧,爸!”    周凯见父亲都这样说了,只能悻悻的上楼洗“陈先生,我们之前态度确实有所不佳,在此我向你道歉!另外林浩如有冒犯,我也替他向你认个错!”    林老五刻意放低姿态,一脸陈恳,接着看向秦老。    “秦老医生,我想知道之前林浩邀请你们时发生了什么?”    秦老看了林浩一眼,没有隐瞒什么,将情况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林浩在一旁脸色变了又变,几次想张口辩解,但对方说的都是事实,他根本无从辩解。    “妈,你看……”    林老五就知道有情况,目光不由落在了林老太太身上。    林老太太瞪了林浩一眼,喝道:“向陈小先生道歉!”    “奶奶,我……”林浩很不情愿。    “道歉!”    见老太太有要发火的趋势,林浩只好忍着怒火,面朝陈风低下头:“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对,请原谅!”    “陈小先生,现在可以了吗?”林老太太面无表情,沉声道:“只要陈小先生能治好我家老头子,我老太婆也愿意为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    “陈风,如果你能帮的上忙,就帮一下老人家吧!”旁边的李佳佳忍不住劝道。    话说到这份上,陈风也不再坚持,瞥了林浩和林老太太一眼。    “你们记住,我回去不是因为你们,而是做不到见死不救!”    林老太太脸色一僵,有些羞恼,但却什么都不敢多说。    ……    楼上病房中!    郭怀仁垂首站在病床前,看着七窍溢血不断,气息近乎全无的林老爷子,脸色煞白,浑身都在哆嗦。    陈风进去后径直来到病床前,打开秦老早就准备好的银针包,探手取出两根,冲病人屈指一弹!    一根刺进眉心,一根扎入胸口!    紧接着,陈风伸出手掌,以推拿之势,按向病人腹部!    “等等!”    就在这时,郭怀仁突然开口!    “你不让我推拿,自己却这样做,如果林老爷子再有什么异常,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他正愁没地方推责任呢,陈风这一来,倒是正好!    “你这种人,竟然能与秦老齐名,真是奇迹!”    陈风淡淡瞥了他一眼,手上动作未停,准确的落在了林老爷子腹部。    郭怀仁好歹地位尊崇,声名赫赫,被陈风眼中那一抹不屑气的直欲吐血。    “小子,你辱人太甚,今天你若能治好老爷子,我老头子给你下跪磕头道歉都行,但你若治不好,哼……”    “没错!”林老太太看着陈风的动作,眉头紧皱:“之前的话我只说了一半,你能治好老头子我向你道歉,但万一出了问题,可就别怪我老太婆不讲理了!”    “好!”    陈风面露嘲弄之色,手掌微微用力,以病人小腹为中心,向外扩散性推拿起来。    郭怀仁似乎不放心,为了收集陈风失误的证据,直接打开手机视频,紧紧凑上录制起来。    这期间,整个病房的气氛显得无比紧张,近乎陷入凝固。    随着陈风的推拿,林老爷子那异常的脸色竟然肉眼可见的迅速恢复过来,呼吸和心跳也逐渐变的均匀沉稳。    片刻之后,林老爷子脸色突然急剧潮红,身体颤了颤,猛的坐起身来,张口喷出一大股暗红污血。    郭怀仁正好伸着脑袋在录像,猝不及防下,被喷的满头满脸都是。    下一刻,林老爷子长长吐了口浊气,睁开了眼睛。    “快看,爷爷醒了!”    “老爷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真是上苍保佑啊!老爷身为林家脊梁,命格大富大贵,就知道会度过难关的!”    ……    见林家众人一窝蜂的要围上来,陈风皱了皱眉,挥手将银针取回。    “林老爷子虽然醒来,病根却还尚留几分,需再治疗一次方可痊愈!不然的话,每天正午子夜,老爷子都会承受一番非人的痛苦!”    听到这话,林家众人的喜悦,顿时消减大半!    “那你直接把爷爷治好不就行了?”林浩本就对陈风心怀恨意,此刻抓住话柄,冷哼道:“故意留个病根,恐怕是想以此为要挟,有所图谋吧?”    “那行!你就去另请高明吧!”    陈风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漠然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又顿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郭怀仁。    “记住你的话,欠我一跪一磕头!”    郭怀仁满脸污血,狼狈到了极点,此刻听到陈风的话,身躯一颤,顿时僵立当场。    其他人见陈风就这么说走就走了,连后续治疗的方案都没留下,一个个顿时有些心慌,愤怒的瞪向了林浩。    “畜生!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林二爷看着自己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抬手给了他一耳光。去了。    此刻,杨若曦和秦飞也回到了家中。    平日里很少过来的岳母,李梅芳坐在沙发上,风韵犹存的脸上,看向秦飞的时候带着几分漠然。    “曦曦,我给你煮了面,在厨房里。还有,工资发了吧,转给我,你爸后天去医院检查。”李梅芳看向自己女儿的时候,脸色才稍微缓和一些。    虽然,自己老公和女儿都是警察,但是父女俩都一个德行,廉政清明,刚正不阿。    每个月都拿一点死工资吃饭。    要不是李梅芳家里,条件还算不错,可能这栋别墅都买不起。    加上杨国明以前受过伤,一直没有痊愈,每个月看病得花不少钱,让杨家在亲戚朋友中,算是过得比较拮据的。    要是,自己的女儿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样,找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就好了。    自己也不会每隔几个月,都为药费发愁了。    想到这里,李梅芳看向秦飞的眼神,更加的厌恶。    一个啥也不是的傻子,恐怕一辈子都指望不上了。    “妈...我明天给你钱吧,我去单位预支一些。”杨若曦微微咬着嘴唇,不好意思说,刚才在会所里面,为了撒气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砸秦飞身上了。    自己,总不至于找秦飞把钱要回来吧。    “预支....预支....你每个月就那么几千块还得预支?”    李梅芳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指着女儿的鼻子:“你能不能,不学你那迂腐的老爸?和这个傻子把婚离了又怎么样?凭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妈,我....”杨若曦委屈的撇着嘴。    “还有你,别杵在这里碍眼,滚一边去!”李梅芳又冲着秦飞大发雷霆。

【神医归来】未删减版已有

Tags:陈风 神医 归来 免费 小说

责任编辑:zzz12312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登载此文只为提供信息参考,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jubao@headnews.cn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