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教育 教育新闻 正文

析“有毒跑道”事件持续发酵:监管缺位或是祸根

字号: 2015-10-30 00:19 http://www.headnews.cn 来源:中国教育报

核心提示:”  低价中标也让塑胶跑道行业大打价格战以争夺市场,对于这一做法,山东某塑胶生产厂家负责人潘朝阳深感忧虑。

薛红伟 绘

持续炒作一段时间的“有毒跑道”事件目前仍在各地发酵。塑胶跑道作为全世界最高规格运动会——奥运会的“标配”,在技术上已然非常成熟、安全性也毋庸置疑,但为何这种重大体育盛事中的“标配”产品在校园中屡屡出现问题呢?

有关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中间存在着多方责任人。“不能把板子全打到施工单位身上,‘有毒跑道’其实涉及投资方、施工方、监理方、设计方、检测方、验收方等多个当事方。”专家认为,在众多环节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可能导致“有毒跑道”的产生。

入门环节:低价中标 “萝卜”换“人参”

相关专家与企业负责人都不约而同地指出,当前,在我国普遍存在的“低价中标”导向是极其错误的。在招标过程中,业主、招标单位包括预算单位不了解相关行业,盲目造低价,而厂家为了中标,也只能报低价。

北京体育大学博士、《运动》杂志主编梁林曾经验收过近千片的塑胶场地,深谙其中的“猫腻”,“企业中标之后,为了保证利润,只能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用‘萝卜’换‘人参’,质量自然就无法保证。”

据广东一家专门从事招投标的公司负责人杨军介绍,当塑胶跑道作为一个货物进行招标时,国内一般采用公开招标和竞争性谈判两种方式,评审的方式一般采用综合评分,分为:商务30分、技术40分、价格30分,综合分数最高者中标。

然而,在看似科学合理的综合评分机制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监管漏洞。

杨军说:“其实招标可操作的范围极大,只要商家打通业主环节,拿到最高分就不是问题。一方面,业主可以打着开放竞争的旗号,放低准入门槛,使低质产品获得参与竞争的资格;另一方面,客户可以为自己想要的产品量身定制招标细节。如在商务和技术评分部分,把低质产品不占优势的细项分数降低,占优势的细项分数拉高,再加上低质产品报价低,报得最低价可得满分30分,综合下来,自然比价格高的质优产品综合分数高。这样,即便严格按照招标文件中的评审细则来评标,低劣产品也能中标。”

低价中标也让塑胶跑道行业大打价格战以争夺市场,对于这一做法,山东某塑胶生产厂家负责人潘朝阳深感忧虑。他认为,目前我国塑胶的价格已经低得不能再低。“正常情况下,透气型塑胶的市场价格应在每平方米140元以上,混合型和复合型的一般在200元左右,最低不能低于180元,而一些企业却能给出透气型每平方米70元、混合型每平方米130元的超低价格,相当于减少了一半。如此违背市场规律的低价如何能保证产品质量?”

据了解,2014年年底,国家住建部取消了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企业资质等级标准之后,相关领域迎来了“零门槛”时代。塑胶材料生产厂家和工程商鱼龙混杂,“什么人都可以承包和建设体育场地设施工程,就连房地产商都进来了,只要有能耐中标,谁都可以做场地。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问题跑道的主要原因。”北京某公司负责人王非对此愤愤不平。

中间环节:监理“监而不理”

监理往往是一项工程施工过程中的重要一环,承担着监督工程质量的重要职责。

就塑胶场地施工过程来说,首先,中标文件中都会标明各种原材料的配比数量,监理要现场察看各种原材料数量是否足够、配比是否合适。施工完成后,监理应在现场取样或邀请专业单位现场取样,进行样本检测。

而现实中,绝大多数监理方缺乏相关专业知识,监理只是走过场。据了解,目前我国专业做体育监理的只有两家公司,面对庞大的体育场地市场根本就管不过来。有关专家希望,客户自己也能够多学习、多了解、多咨询,以此来督促监理方。

校园塑胶跑道建设一般都是“交钥匙”工程,完全把作为使用者的学校排除在外,一旦监理不专业或不作为很容易造成质量问题。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体育系体育场馆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王德炜对此支招:“施工完成后,教育部门进行结算前,可以给予学校一定的监督权限和职责,在学校认可了场地质量之后,再进入结算程序。”

出门环节:从“狸猫换太子”到“太子换狸猫”

从投标到施工,再到最后检测完成、产品出门,塑胶跑道经历了从“狸猫换太子”到“太子换狸猫”的过程。

在招标现场,各企业都会报送塑胶样块,这些样块大多是在实验室中精心制作,从物理性能到化学指标都没有问题,质量较高,而实际施工中的产品质量常常远不及样块质量。在施工结束之后,正常的程序是由监理方向专业检测单位提供现场采集的样品,或由检测方进行现场采样来检测产品是否合格,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往往是施工单位自己拿样本送去检测,但99%送检样品都不是现场真实产品,而检测机构也只对送样负责。”梁林对此十分气愤,“这种‘自己检查自己’的方式根本起不到检测产品真实质量的效果。”

更让梁林生气的是,一些质检机构与企业沆瀣一气,出示假的合格检测证明。一些小型检测机构为了生存,只检测部分指标,并且只给出合格指标,客户不了解相关内容,看到报告中所出示的各项指标都合格就以为没问题,殊不知许多不合格的指标并没有给出检测报告。

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认为,目前我国塑胶跑道的问题,不只是有毒、有气味的问题,还存在表面过硬、厚度过薄、布局不符合规范等多方面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刘海鹏认为,首先要规范招标机制,制定合理的竞标采购价格,采购环保无毒的塑胶产品原材料及辅料;其次建设方、监理方应加强对施工现场监督与管理,科学施工;再其次,要完善竣工验收程序,尽快建立第三方为主体的检测评价体系和机制。

王德炜提出,应发挥社会培训力量及高校的教育资源优势,加快对体育场馆建设领域的专业培训,使体育场馆建设方了解该怎样建设体育设施,知道怎样才能建设好学校的体育场地。

【观点】

何不让家长教师参与监管

■胡欣红

早在2003年,关于塑胶跑道的安全性问题就曾有过一波争论。北京市政府为此专门责成相关部门集合各方专家,对塑胶跑道进行了长达两年的研究,最后得出了合格的塑胶跑道“基本无害”的结论,认为塑胶操场相比于土质操场和水泥操场,具有明显的优势。

但是,“塑胶跑道基本无害”是建立在塑胶跑道质量可靠这一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铺设塑胶跑道一定要“严把材质关、施工关和检测关”。然而,现实中却出现了三关不同程度失守的尴尬局面。

要想有效破除监管失位的尴尬现状,最简便有效的方式便是让关乎切身利益的家长参与修建塑胶跑道的决策与监督过程。事关孩子的身心健康,无论是积极性还是公正性,家长绝对超过任何监督力量。至于专业性方面可能出现的缺失,则完全可以寻找专业机构来解决。更何况,判定跑道是否有毒,并不见得非要依赖专业的检测。据专家介绍,最简单的鉴别方法就是一周后是否仍有明显异味。也就是说,只要鼻子由良心主导,便足以解决基本的鉴定检测问题。

让家长或体育教师参与决策与监管,不失为一个既简便又省钱的方式,因为他们在关乎孩子和自身健康的大事上,决不会掉以轻心。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记者 李小伟 实习生 孟萌萌

Tags:跑道 塑胶 检测 缺位 产品

责任编辑:雨过天晴

焦点图片